女学霸为何会从职场消失

  广东省统计局最近发布了一项统计报告,数据显示,2010-2014年间,相比起中等教育的女生比例,普通高校的在校女生的比重一直领先,而且以平均53.136%、不低于52.55%的比重,远超男生。这意味着,女生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学业表现,比男生要“学霸”很多。
  然而,这个报告也揭示了负面的情形,就是进入职场之后,女学霸们消失了,“泯然众人”—妇女在参与决策和管理领域尤其是参与基层组织、企业管理方面不足三成,部分数据甚至出现了倒退。
  投入了大量教育资源在女生身上,培养出优秀的人才,却在就业阶段无法往上发展,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;而这背后,也必然发生对个人的不公。
  媒体报道中,专家表示这与女性特质、家庭分工角色直接相关,与歧视无关。然而,真是如此吗?女学霸能过关斩将,却不长于管理?女生胸无大志,闷头经营小家庭,不思进取?“怪我咯?”第三次妇女地位调查表明,“87.5%的女生希望在事业上有所作为,83 .8%愿意为了成就一番事业付出艰辛的努力。”
  现实中,学习优秀的女生,到大学毕业,能得到的面试机会不如学习平平的男生,这种情况随处可见。很多行业也为女性进入设限,尤其是很多政府和国企单位,“限招男生”和“男生优先”的广告从未绝迹。在职业入口即明目张胆歧视,更可以想象安排有发展潜力的岗位,以及拔擢管理层的时候,一定会出现更严重的性别歧视。
  除了歧视,一般来说,职业生涯最初的5到10年,对于职业发展非常关键。而这个期间,也是结婚生育的活跃期。以2010年第三次妇女地位调查的数据来看,在家务工作中,仍然是女方被剥削—女性承担家庭中“大部分”和“全部”做饭、洗碗、洗衣服做卫生、照料孩子生活等家务的比例均高于72.0%,而男性均低于16.0%;女性承担“辅导孩子功课”和“照料老人”主要责任的占45 .2%和39 .7%,分别比男性高28.2和22.9个百分点。
  而在社会支持方面,由于公共育儿设施的缺乏,3岁以下孩子由家庭承担照顾责任的占99.9%;其中,母亲作为孩子日间主要照顾者的占63 .2%。工作与育儿的冲突影响了年轻母亲参与有收入的社会劳动,城镇25-34岁有6岁以下孩子的母亲在业率为72.0%,比同年龄没有年幼子女的女性低10.9个百分点;18.9%的在业母亲“有时”或“经常”为了家庭放弃个人发展机会,比男性高6.5个百分点。
  并非女性不重视事业,而是她们被家庭捆住了手脚;也不是女性自暴自弃,而是家务劳动社会化的资源严重不足。如何改变这种现状?
  首先,如果国家不制定反就业歧视的细则化法律并严格执行,一定会继续导致目前职场“女学霸流失”情况的恶化。
  另外,需要发展不同类型的女性领导力项目。我曾经浏览过一个基于澳大利亚的矿业女性网站。尽管如今的现代矿业不需要摸爬滚打肩挑手提,实现了科技化,女性完全可以胜任,但由于矿业的男性传统,女性较少。政府因此专门拨款,促进矿业内部的女性组成互助协会,让她们交流技术难题协作解决,为她们提供就业信息,交流在不同地方流动安家的方法,最后提升女性在这个行业中的就业比例和职业位阶。
  没有人会愿意浪费自己的潜力,放弃成功的机会,关键在于,她们是否被赋予了资源,对抗古老的性别歧视。

该文章来自网络

原文地址:http://telmk.net/?News/36734.html

订阅本站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皆可订阅我们

广告也精彩

发表评论(24小时答复)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私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