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职场上的“挨骂”当成长

  纽约时报几天前发了一篇报道“Inside Amazon: Wrestling Big Ideas in a Bruising Workplace”(《亚马逊内幕:残酷工作环境中的比拼》)。

  一副要深刻揭露Amazon的吃人文化的架势。

  我不知道有多少跟着指责的群众,或者急吼吼跳出来维护的员工前员工,是真的把那篇巨长的文章一直拉着看到底的。

  因为如果拉到底,就会发现,所有的只言片语,所有的小生活,所有的小困扰都汇聚成一个信息,这里不友好,不请客吃饭。

  之所以成为这样的地方,是因为这样的人们造就了它。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人,就不要来了。

  或许你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严厉,高效,充满野心,最讨厌请客吃饭的人,然后兴冲冲地加入了Amazon,结果吃不消,那只能说明你过去对自己的判断失误,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硬,其实你真正喜欢的,正是每个人都说着场面话,每个人都举着杯不知道在庆祝什么,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把账付了的,请客吃饭。

  在我从Amazon离职快两年的一个早晨,收到了一封前同事从Amazon内部转出来的信,带着层层叠叠的reply和forward,标题是:

  work hard, HAVE FUN, make history

  这句话是亚麻(亚马逊)的鸡血口号,新人第一天通常就会有好心人来给你普及公司的第一个内部梗——“忘记work hard后面的内容吧,那是我司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,哈哈哈”。

  很多人的签名档也会加这句话,然后把Have fun加粗加亮。这样每每在午夜时分回复邮件,这个闪闪的签名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,自带一种魔性的黑色幽默,好像无声诉说,你傻逼啊我傻逼,这一切是多么的傻逼。

  信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概要:

  今天是我在Amazon的最后一天,我是昨天才决定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的。原因是,昨天坐我左边的,最近老不来的哥们儿跟我说,他得了白血病。

  他还跟我说,离开这里,去过你的生活吧。他说当一切即将逼近终点的时刻,你就会发现,我们现在工作上所做的一切,都根本不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闪回中,离开这里吧。

  然后亚麻人各种回复各种感慨啊,纷纷一副梦里不知身是客状,说很受启发,祝这位辞职的同事顺利找到真正的生活,祝白血病同事过上幸福的濒死生活因为实在不知道祝什么好,种种。

  我问这个转发给我的前同事,你觉得这封信会改变什么?

  他说,毛都改变不了。

  第二天,照旧工作16小时,照旧往死里喷不给力的同事,照旧顶着闪闪的HAVE FUN签名发出午夜凶铃一般的邮件:

  I just want to follow up the status of.. @3 am。

  因为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人,这个地方就是这样一群人聚到了一起随便取了个名字叫Amazon。你不要因为他们抱怨,他们自嘲,就觉得是不是他们不喜欢这个地方,他们喜欢这个地方喜欢得要死,他们喜欢被需要、被分派、被催促、被迫使进步喜欢得要死。

  我们每一个人,都或多或少有这样隐秘的需求,只不过Amazon把它们放到了明面上罢了。

  一、是,被骂成狗了,被骂成狗以后呢?

  经常国人聚在一起感慨,美国是个很不真诚的国家,宽容到了几乎伪善的程度,再大的loser都会被这个社会巨大的善意轻轻地托在手心,不让你摔在现实的水泥上。

  总之一句话就是,在美国工作你很少会得到直接的训斥,会被背后议论,会被穿小鞋,会被孤立,这些都是常态,但是当面骂你很烂,会上直接踢你下马,歪果臣妾们实在做不到啊。

  Well,在Amazon你不用担心。

  如果你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被人训斥,而且你也自知明明没有很牛的时候,那多半是时候换组了。

  说明你在的这个组都是比你弱的人,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。比你强的人,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平庸的你做水平很次的事而忍住不骂你的,微臣实在做不到。

  二、第一次被骂 是被新来的顶头上司

  我第一次被骂,是被新来的顶头上司。

  他让我做一个灵活性大的工具,好让他把握怎么排兵布将。我哼哧做出,得意洋洋地捧着工具欲表功。

  刚开始demo(演示),上司说,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对你这些鸡毛蒜皮的细节感兴趣?

  咦?你不关心这是怎么实现的吗?

  我让你做个工具,是为了帮助我快速做决策的,中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拖慢速度,output(输出)还这么丑。

  我飞也似地逃窜出办公室,最后做了一个极简主义的,类似于傻瓜相机一样的工具,藏起了我所有的自作聪明和自以为是。

  他也没有表扬我。

  后来的某一天,有领导问我,你这小子做出来的东西工整大方,还不用怎么多费口舌你就知道我要什么,哪儿来的经验?

  我曾经在Amazon被骂成狗。

  三、第二次被骂 见魔杀魔的女经理

  我第二次被骂,是被见魔杀魔的女经理。

  前任辞职,我作为临时补位的在没有任何training,没有任何人带的情况下,老板让我给各大区经理开一个预算会。

 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budget vs. actual(预算和实际落实),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乱如牛毛的corporate GL(公司总账目),几千行账目,我囫囵吞枣地看了个大概,觉得再揉和上自己机智的临场发挥,第一次会议成功混完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然而并没有成功。

  女经理不停地发难,问出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……

  这个corporate card上这个月为什么比两个月前多出几千块?印度的某一个小组每个月都会出去寻欢作乐花点小钱,这个月为什么没有花?美国这边的PTO为什么多次超出预算是不是你们的预估根本就是错了?

  我在连着说了三个I am not sure, I need to look into it以后,她直接转向大老板说:

  “我觉得这个人根本做不了预算分析,我很担心这会让我们的支出失控。你应该换更有经验的人。”

  然而老板并没有换掉我,而是让我在每一次大会前都提前十五分钟去他的办公室,脱稿跟他口述上个月八个国家的全部预算和实际支出情况。

  女经理后来约我吃过一次饭,我却一直心有戚戚,没法跟她成为朋友。但却并不讨厌她。

  后来的某一天,有领导说,你是我见过的最得力的做预算分析的人,这么繁琐的工作,你却干得这么好。

  我曾经在Amazon被骂成狗。

  四、第N次被骂 被平级的同事

  我第N次被骂,是被平级的peer……

  作为歪果仁,我习惯了在群P会议里当无声人,无脸人。有一次我被拖进一个跟我做的东西有一点关系的会,被人问到的时候简短解释了一句,会议结束时说了句thank you就准备开溜。

  作为在美国工作的中国人,很正常的一幕,对不对?最讨厌这些浪费我宝贵时间的无聊meeting了,还不如放我回桌子前好好做model,有没有?

  有人就看不下去了。一个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平级跑过来跟我说:“你怎么那么沉默,那是讨论的大家做的东西诶,你一点意见都没有吗?你一点都不关心吗?你有没有ownership(属于感)?”

 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,直到他走开都没有我预期的哇哈哈哈just kidding发生,我才意识到,

  我又被骂成狗了。

  后来你们也猜到了,在Amazon已经成为我的往事的某一天,某个同事跟我说,我最看得起你的一点,就是you speak up like a bulldog, you work like you own it. (你就像一只斗牛犬一样发声,就像你拥有这家公司一样去工作)。

  因为我被bulldog们狠狠骂过,被骂到没有了ego(自我),只有想快快不要这么弱了的强烈渴望。

  五、没有冲突,没有不满,你只有温柔地呆在原地

  每个人都希望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,但是没有冲突,没有不满,没有人告诉你你其实很一般,很多时候我们就只会温柔滴待在原地,很多年。

  有很多公司,做一做目标就变得不明确了,一会儿要政治正确,一会儿要男女平等,一会儿还要免费午餐。这些东西,都是nice to have,但是都不是must have。作为一个公司,作为一群职业人,say harsh things, make tough decision,让人浑身不舒服,却让人从更深层次放心。

  Amazon严苛的文化,是帮助彼此面对残酷的现实:

  你并没有那么好,你还可以更好。

该文章来自网络

原文地址:http://telmk.net/?News/36065.html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telmk.net/14647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请留言即可